小说旗 - 历史小说 - 北宋之天生反贼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三十二章 突破口

第二百三十二章 突破口

        周真素走了,崔藉立刻被带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宁复刚才并不只是威胁周真素,而是他早就打定主意,要从崔藉身上找到突破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,崔藉不过是一介武夫,在四人的团体中地位最低,所以有些事情他肯定不如周真素知道的更清楚,    因此在宁复眼中,周真素的价值更高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于周真素,崔藉的表现就差多了,只见他被带进来时,脸上没有半分血色,整个人更是瘦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崔藉,都到这种时候了,    你招还是不招?”

        宁复神情冷淡的看了崔藉一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招……招什么,下官不知!”

        崔藉虽然满心的恐惧,但这时依然硬着头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?”

        宁复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个武官,地位远不及何路和周真素等人,甚至背后也没什么人,所以他们三个可能还有活路,但你肯定是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    宁复的话并不是威胁,而是在阐述一个事实,相比何路等人的背景,崔藉就差太多了,更何况武官地位低下,朝廷不会轻易杀士大夫,却没说过不杀武将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崔藉闻言也是全身一颤。

        崔藉其实是个外粗内细的人,否则也不会进入何路等人的这个圈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很清楚的知道,之前何路和周真素能够毫不犹豫的将吴献推出去顶罪,如果有必要的话,    他们同样会将自己推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只要能保全自己,何路等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说就算了,反正刚才我与周真素谈的还不错,    相比你,他肯定知道的更多,甚至说不定他手里还有你们犯罪的证据!”

        宁复神情慵懒的道,说完就一挥手,让人将崔藉带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宁复越是表现的不在乎,崔藉心中越是恐慌,毕竟他知道自己在何路和周真素心中的地位,相比于他们,他就是个随时可以牺牲的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说了,我能得到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藉终于开口道,显然他是想和宁复提条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你现在没资格和我提条件,要说就说,不说就滚回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宁复忽然冷哼一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崔藉也是火气上涌,但最终他却还是忍了下来,不过却沉默着不肯再发一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带下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宁复再次挥手,似乎懒得和崔藉再说半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立刻有人将崔藉带出房间,而崔藉这时却显得更加慌张,    他本想和宁复谈一下条件,    却没想对方根本不愿意谈,    这也让他更加恐慌,认定了宁复和周真素等人很可能已经谈好了条件,所以才会对他如此不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崔藉明显已经有所松动,只要再加把劲他就会如实交待,宁老弟你为何把他赶了回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崔藉被带走后,童贯终于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家灭门案,以及之前童兄你的遇袭,都是这个崔藉直接指使的,所以这个人死定了,他肯定也知道这一点,但却想谈条件保住自己的性命,如果我真的答应他,反而会让他觉得咱们是在诓骗他,到时他肯定会反悔,不愿意再开口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复笑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道理,还是宁老弟你想得周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童贯闻言连连点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接下来要审问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再审问了,接下来咱们只需要耐心的等候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复自信的笑道,人心难测,信任这东西建立起来十分困难,但想要毁掉,却十分的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就在当天晚上,崔藉再次请求见宁复和童贯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宁复在让人将崔藉带过来时,还特意让他经过周真素与何路三人的牢房,据狱卒说,当时三人见到崔藉时的表情十分精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见本官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依然是白天的房间,宁复与童贯并排坐在上面向崔藉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官愿意招供,指认何路、周真素与吴献三人,只求朝廷能够网开一面,对下官宽大处理!”

        崔藉神情慌张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能指认他们什么罪行,手里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    宁复也没有绕弯子,直接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路等人犯下的罪行,下官全都知道,至于证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崔藉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,但最终还是一咬牙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手里没有证据,但我知道有一个人手里肯定有证据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宁复不动声色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需要一个保证!”

        崔藉没有回答,而是再次咬牙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需要什么保证?”

        宁复神情冷淡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崔藉罪大恶极,如果他没有自知之明的话,宁复是不可能和他谈任何条件的,想必他自己应该也知道这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求朝廷能饶我一命,只求朝廷能放过我的家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崔藉咬着牙开口道,他知道难逃一死,所以只能为自己的家人求一个保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你家人没有参与你们的事情,我可以保证不会牵连他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宁复沉思了片刻终于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崔藉听到宁复的保证并没有立刻开口,而是又看向了童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都知也可以保证,不会牵连你的家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童贯明白崔藉的意思,于是也跟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崔藉对宁复和童贯的保证其实还是抱有几分怀疑,毕竟他们两人随时可能反悔,但在这种情况下,他根本没有其它的选择,只能相信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崔藉长吸了口气,随即这才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吴献一直在防备着何路和周真素,所以暗中收集了不少关于他们的罪证,他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,却不知道何路两人早就知道了,所以他和周真素之前密谋,想要将吴献推出去顶罪,从而一石二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崔藉终于不再隐藏,除了交待了吴献的事外,还将自己所知的,关于何路与周真素的罪行也全都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吴献,这还真是个意外之喜!”

        宁复和童贯听完后也是相视一笑,随即就吩咐人将吴献带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的功夫,就见吴献被带了进来,他见到崔藉时,也是脸色一沉,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