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旗 - 历史小说 - 隋末之大夏龙雀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

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

        李煜看着面前混乱兵马,吐蕃士兵走的是长蛇阵,可惜的是,在吐蕃将领的脑海里并没有长蛇阵这种说法,就是一条直线,自然也就没有首位相击,中间支援这么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夏骑兵数量原本就在吐蕃之上,    兵分三路,分了左右两翼,在吐蕃兵马中开了花,使得吐蕃兵马前后不能相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。”李煜双腿夹着战马,战马发出嘶鸣声,朝中军杀了过去。身后的十三太保紧随其后,口中发出一阵阵欢呼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    进攻敌人是最爽的一件事情,因为敌人连抵挡的机会都没有,军中无胆,哪里是大夏的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长槊刺出,就见面前的吐蕃士兵被挑入空中,然后狠狠的砸了下来,落入乱军之中,李煜手中的长槊闪烁着点点寒光,每一道寒光就是一个敌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士兵护卫左右,大军就好像一把匕首一样,刺入乱军之中,从两路大军变成了三路骑兵,强大的骑兵冲击军阵,将士们手中多是以长枪为主,大军相互配合,在军阵之中,左冲右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多杰看到眼前这种情况,    知道没有办法解决了,自己是步兵,    敌人是骑兵,    而且数量之多,根本不是自己能够抵挡的,他现在很后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禄东赞,你的兵马为何到现在还没有出现?”多杰想到了禄东赞的兵马,他是来接应禄东赞,期盼着能和禄东赞一起对付大夏兵马,哪里想到大夏皇帝和寻常人想的不一样,在半道上,转过来,重新进攻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禄东赞这个时候也接到消息,大夏兵马正在进攻吐蕃,顿时知道其中的缘由,大夏皇帝并没有遵守诺言,并没有进攻李勣,而是进攻松赞干布,松赞干布无奈之下,只得留下一只人马断后,抵挡大夏的进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该死的大夏皇帝,    没想到如此奸诈。”以己度人,    禄东赞认为,自己在这种情况下,恐怕也没有办法抵挡对方的突然袭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传令下去,命令大军加快速度,前往有我们的兵马遭遇敌人的进攻。”禄东赞下达了进攻命令,他的部下,是骑兵和步兵结合,前进的速度并不快,他要加快速度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若是不加快速度,大夏骑兵就会击败吐蕃步兵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自己的兵马若是能跟得上,弄不好就可以趁着双方交战的时候,对敌人发起突然进攻,弄不好还能前后夹击,击败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将军,现在我军距离战场尚且有六十里,骑兵尚可,但步兵前进的速度加快,就算到了战场上,也已经疲惫不堪了,恐怕不能投入战场。”身边的亲卫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已经来不及了,我们的兵马若是不能及时投入战场,我们的士兵就会被敌人消灭,等到我们赶到的时候,将会是一地的尸首。”禄东赞摇摇头说道。他知道,松赞干布留下的兵马肯定不多,而且都是步兵,根本不可能是大夏兵马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将军,我们现在过去又能做什么呢?大夏兵马很多,我们又是疲惫之兵,一旦到达战场,也无法对敌人造成威胁。”亲兵劝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敌人歼灭我们的袍泽不成?”禄东赞当然听出了自己亲兵的意思,就是让那一队人马做出牺牲,消耗大夏兵马,等到禄东赞赶到的时候,想来敌人也已经筋疲力尽了,这个时候,大军杀出,坐收渔翁之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好计策,若是可以的话,有可能重创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禄东赞不敢如此,且不说能不能过心里这一关,更重要的是,他不知道留下来的人马能支撑多久,若是能等到自己杀到的时候,那自然是无缝对接,但若是等到自己到来的时候,战争就已经结束了,自己要面对的是一群如狼似虎的兵马,禄东赞就有些小心翼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将军,我们现在是没的选。”亲卫劝说道:“我们这些数万人马不能出现任何问题,前面的兵马是步兵,面对如狼似虎的骑兵,能支撑多长时间呢?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为他们复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按照正常的速度前进吧!”禄东赞想了想,最后还是决定按照正常的速度前进,这個时候前往,大概战场上的局势已经定下来了,还不如缓慢前进,以逸待劳,等到敌人身心疲惫的时候再过去进攻。、

        可怜的多杰并没有想到,自己在这边浴血奋战,可是自己的袍泽正在缓慢行军,还准备等着双方两败俱伤,等着大夏兵马身心疲惫的时候突然袭击呢?自己的两万人马只是棋子,一个被抛弃的棋子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煜率领亲卫站在一边,他浑身上下都是鲜血,不过都是敌人的,在他面前,敌人已经被分割包围,大夏兵马正在完成最后的猎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禄东赞的兵马到什么地方了?倒是有些意思,能忍到现在,都不出现,难道是将这两万人马丢在一边了吗?”李煜手中长槊刺入大地,露出一丝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看来,碰到这种情况,禄东赞这个年轻人第一件事情就是兴兵南下,和眼前的兵马联手,一起对付自己,没想到,对方居然想以这些人为诱饵,想趁自己筋疲力尽的时候发起突然袭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应该还有三十里。”向伯玉有些担心,三十里的距离,不近也不远,很快就能杀过来,而大夏这边战争还没有解决,一旦敌人发起进攻,就有可能是疲兵,不能对抗吐蕃兵马。、

        “向卿,你太小瞧我大夏勇士了,我们虽然冲杀了一阵,但就算再厮杀一阵,也不见得怕到哪里去。”李煜轻笑道:“更何况,敌人前来就是以逸待劳,还真的说不定吧!禄东赞的手下是步骑结合,他们前进了几十里,等到了我们这边的时候,还有多少力气,和我们将士对阵疆场呢?实际上,那个时候恐怕和我们差不多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向伯玉听了连连点头,他忘记了禄东赞手下兵马是步骑联合,骑兵或许无所谓,但步兵呢?那么多的步兵,不做休息的杀过来,不也是疲兵吗?这些兵马哪里是大夏勇士的对手?

        “狭路相逢勇者胜,小小的禄东赞岂是我大夏的对手?”李煜并没有将对方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多杰战死了,被尉迟恭亲手斩杀,到了死的时候,他也没有看见自己的援军到来,他怎么也不明白,自己是来救援禄东赞的,禄东赞在这种情况下,难道不应该来救援自己吗?为何到了战争结束的时候还没有出现呢?

        他哪里知道,禄东赞的骑兵的确是到了,距离战场不过战场盏茶的时间就能杀来,但禄东赞并没有下令兵马进攻,他这是在等候身后的步兵的,等待大夏兵马筋疲力尽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煜的中军已经准备妥当,虽然部分人马正在打扫战场,收拾残局,虽然还有零星的战斗,但总体上已经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战场上的喊杀声还是很大的,仿佛战争仍然在继续,甚至比还要激烈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半个时辰的时候,天边有乌云缓缓而来,大地似乎在颤抖,显然有大队人马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将士们,看见前面的敌人了吗?捡便宜的来了,他们看见我们刚才厮杀了一阵,现在想冲上来捡便宜了,他们抛弃了自己的袍泽,利用自己的袍泽来牵制我们,消耗我们的体力,现在他们的袍泽被我们击败了,所以就冲上来了。他们想来击败我们。你们答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煜骑着战马,挥舞着手中的长槊大声呼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战,战!”

        将士们挥舞着手中的兵器,发出一阵阵山呼声,就在瞬间,将士们身上的疲惫似乎驱散的干干净净,士气很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狭路相逢勇者胜,看见前面的敌人了吗?不过是一群胆小懦弱之辈,连自己的袍泽都不敢救援,将士们,挥舞着你们手中的武器,跟随在朕的身后,向敌人发起冲锋,杀!”李煜长槊挥舞,想禄东赞的兵马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!”尉迟恭等将军纷纷紧随其后,数万大军,刚刚结束战斗,身上的煞气还没有消散,看见前面的敌人,发出一阵阵怒吼声。大军如同排山倒海一样,呼啸而过,铁蹄践踏在大地上,一股赤红色的火焰席卷苍穹,如同山洪一样,一泻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结束战斗又能如何,将士们士气高昂,敌人很强大吗?一群无胆之人,哪里是大夏骑兵的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禄东赞也看见了面前的火焰,心中在惊讶之余,并没有放在心上,在他看来,大夏兵马已经经历了一场战斗,是疲兵,根本不是自己兵马对手,只要挡住敌人第一波进攻,然后就可以凭借体力耗死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的是,他忘记了自己的部下战斗力也不过如此,而大夏已经解决战斗有半个时辰了,除掉受伤的将士,其他的将士已经恢复很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枪手向前,弓箭手准备。”禄东赞看着呼啸而来的骑兵,心中虽然有些担心,但脸上却没有显示出来,他右手举起,一声怒吼,无数利箭朝前方倾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骑兵很少,只能作为压阵所用,在最后时刻出现在战场,一举定胜负,现在只能用步兵挡在前面,利用步兵消耗敌人的骑兵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煜骑着战马,看见前面的长枪手,顿时明白禄东赞心中所想,当下手中的长槊举起,一只骑兵朝一边分散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汇聚在一起的兵马这个时候变成了三股,古神通和尉迟恭两人分别带着一支骑兵,从侧翼向敌人发起了进攻。

        禄东赞见状,心中无可奈何。只能命令两翼的骑兵发起进攻。他心中一阵感叹,大夏兵马就是不一样,在这样的情况下,还能主动发起进攻,难道不应该后撤,准备机会再与自己厮杀吗?

        一通箭雨之后,大夏骑兵之中很快就有被射落马下,或是被射杀,或是被身后的骑兵践踏而死,但更多的骑兵却冲的更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煜看着面前的长枪手,面色平静,一手指长槊,一手抽出战刀,一声长啸,长槊刺出,强大的力量将敌人带起,朝后面的敌人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一只手上战刀挥舞,将刺向马腹的长枪尽数斩断,战刀扫过,一个个首级飞起,瞬间就斩杀了两三个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的骑兵或是学着李煜模样,将面前的敌人斩杀成功,或者是被长枪刺杀,又或者,跟在李煜身后,杀入乱军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前方是枪林刀雨,但禁不住李煜太过强悍,就好像是一把匕首狠狠的刺入乱军之中,一个硕大的缺口正在缓慢扩大,越来越多的骑兵闯入步兵军阵之中,这个时候,长枪兵所能起到的作用就很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煜已经放弃了手中的长槊,换成了大夏龙雀刀,他双目如电,双腿夹着战马,寻找到两军之间的缝隙,战马顺势杀入其中,锋利的大夏龙雀刀每次都能带走一个士兵的性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身后,大夏士兵也早已放弃了手中的长枪,换成了战刀,学着李煜的模样,游走在大军的缝隙之中,三五个为一队,相互掩护,战刀不停的收割敌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两翼,骑兵的绞杀更为残酷,这些骑兵都是跟随在松赞干布身边,从各族中挑选出来的精锐,后来被禄东赞扩大,人数增加了是一个方面,更重要的是彪悍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可惜的是人数太少了,面对的兵马同样是大夏的精锐,甚至是精锐中精锐,一阵阵惨叫声传来,一个又一个黑色身影坠落马下,发出一阵阵惨叫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乱军中的禄东赞,本领可是比多杰强,虽然发现自己这边的人马处在下风,但并没有任何慌乱,战争不是在瞬间能够结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旦发现军阵之中有变化,就立刻调动兵马,维持军阵的完善,前期尚能保持战争的稳定,但很快,他就发现自己手中可调动的兵马越来越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