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旗 - 历史小说 - 穿越之极限奇兵在线阅读 - 【436】暂回现代(3)

【436】暂回现代(3)

        上章提要:马孝全暂时回到现代,在地下世界中接下了很多的约战邀请,而回到地上世界,又见到了自己收的小弟......

        ++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    马孝全的谎言在娄叔的面前一下子就被拆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娄叔也是军人出生,马孝全听老爸说,娄叔以前是专门搞审讯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兔崽子,老实交代,你到底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孝全如实道:“娄叔,我穿越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娄叔刚送到嘴边的茶差点一口喷出来,“混账东西,给我稍息立正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孝全像是天然反射一样,立马直直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臭小子......穿越了?我看你是网络小说看多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孝全嘿嘿道:“娄叔,你咋知道网络小说的?嘿嘿?”

        娄叔没好气的白了马孝全一眼:“废话,老子一天没啥事可干,除了工作上的例行出差以外,总得找点事情做吧,嗯,最近看了一本叫什么......啊......《穿越之极限奇兵》,嗯嗯,有点意思的书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孝全凑上前道:“所以啊,我说我穿越了啊,又回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啪!”娄叔一巴掌扇马孝全脑袋上,骂道,“他娘的,你个兔崽子怎么这么不老实啊,先给老子来一百五十个俯卧撑,一次不标准就加十个!麻溜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孝全无奈,只好后退几步,双手一撑地,一下一下的做起了俯卧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百五十个俯卧撑对马孝全来说不算什么,很快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结束是结束了,没有娄叔的命令,马孝全是不能起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孝全这才快速起身,又直挺挺的站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~~还不错,看来你这一个来月基本功还没有落下!行!不错!来,坐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孝全点点头,这才恭敬的找了把木头椅子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坐下后,娄叔点了一支中南海,抽了两口,才缓缓道:“全儿,你去干什么娄叔管不着,只是你千万不能做伤天害理的事情,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孝全坐直身子,保证道:“娄叔您放心,我马孝全也是军人家庭出生,怎么着我都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情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这就好!你来找我,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孝全恭敬道:“娄叔,梅正峰这个人的联系方式你有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梅正峰?”娄叔将手中的中南海端嘴边又抽了两口,“你找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孝全道:“我不是找了个对象么,这是我对象拜托我找梅正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娄叔想了一下,重新点了一支中南海,道:“你的对象?嗯......是那个叫明月心的丫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娄叔,你咋知道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废话,老子从小看你长大,你吃什么屎老子都知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孝全嘿嘿笑道:“娄叔,我那对象咋样,美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娄叔白了马孝全一眼:“人倒是相当的水灵,不过那丫头的家在哪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孝全道:“凤凰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孝全撒了个慌,其实明月心的家应该在地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娄叔哦了一声,又问:“她让你找梅正峰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孝全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奇怪了,这梅正峰我都多年没见了,这小丫头怎么知道的,全儿啊,改次有时间,把那丫头带来让娄叔看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马孝全点了下头,问道,“娄叔,你能联系上梅正峰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娄叔摇摇头:“梅正峰......我这大舅子哥挺神秘的,前些日子和他通了个电话,他邮寄给我一个包裹,说是到时候自然有人来拿,我就一直放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包裹?”

        娄叔点点头,指了指墙角的一堆烟酒:“在那一堆烟酒里呢,自己去拿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走到墙角一看,马孝全顿时咋舌不已:什么五粮液、茅台、竹叶青、中南海......还有某某某部队的特供烟酒,在这里可谓是应有竟有。

        马孝全扭过头打趣道:“娄叔啊,你这都转业好多年了,还能收这么多东西啊,你不怕有人举报你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娄叔骂道:“举报老子?这都是老子那些当了大官的生死兄弟们送的,妈的,老子为国家拼命的时候那些嘴巴碎的兔崽子们还窝他妈怀里吃奶呢,对了全儿,给你爸拿两瓶茅台,拿特供的那个,你爸就好那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孝全没有和娄叔客气,直接挑了两瓶特供茅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娄叔啊,是这个包裹吧?”马孝全抓着一个小包裹向娄叔摇了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拿过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打开一看,包裹里面是一本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书?”娄叔将书提了起来,对着日光灯光照了照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娄叔军人出身的警觉度,总会对身边的不明物件产生职业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本书在娄叔的手中摆弄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后,娄叔才将书丢给马孝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全儿,你看看,你以前是搞信息攻坚战的,你看看这书里有没有类似密语或者显密信之类的词汇语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孝全接过书,也是像娄叔一样,摆弄了一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......”马孝全摇摇头,“我也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,娄叔,梅正峰突然给你邮寄这本书干啥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娄叔撇了撇嘴道:“我那大舅子哥行事一向古怪神秘,哎,这本书你拿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马孝全摆手道,“娄叔,这是梅正峰交给你的,你给我干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让你拿着你就拿着,哪那么多废话,你不是找他么,没找着给你个他的东西,到时候他出现后一看东西不在我这儿,肯定去找你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没事儿的话就滚蛋吧,老子和你爹,还有几个战友约好了要去打高尔夫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孝全嘿嘿笑着站起身,凑上前道:“娄叔,扛枪提刀您耍的好,这高尔夫您会不会啊?我听我老爹说,您高尔夫是你们战友里面打得是最烂的,没有之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滚犊子!你个兔崽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孝全被娄叔轰了出来,但手中却多了两瓶军供茅台,以及梅正峰留给娄叔的那本书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深夜,父母已经都睡下了,马孝全独自一人打开那本书,又细细的研究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源,你在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在的,放心吧,我不睡觉,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看到了吧,这本书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到了,你和你那个娄叔已经查的很仔细了,或许这本书就是一本普通的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孝全打了个哈欠:“也许吧,嗯,看来找梅正峰是没戏了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马孝全来到单位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娄叔给出的主意,马孝全从张林的女朋友杏儿那里搞来了一张住院报告,顺利的将自己一个月没来的事情给糊弄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后,娄叔以市银行党委副书记的身份,给马孝全调了个工作,美其名曰好好养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一来,马孝全的闲暇时间就更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