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旗 - 历史小说 - 穿越之极限奇兵在线阅读 - 【1309】盐运(4)

【1309】盐运(4)

  上章提要:华悦提议整合漕帮里的小派系,马孝全则觉得挑拨两大派系为上策......

  ++++++++++++++++++++++

  马孝全醒来的时候,华悦已经醒了,并且还准备好了早饭。

  马孝全笑着伸手要去拿,华悦一巴掌拍打在他的手背上,嗔道:“先去洗,真是的,起床以后,嘴巴真臭~~”

  马孝全嘿嘿一笑,捂着嘴走出卧房。

  卧房外,两个下人见马孝全出来了,连忙围了上去。

  马孝全眉头一皱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  “大人~”为首的一个高个下人走上前两步,恭敬道,“大人,工地那边有人闹事~”

  马孝全看了一眼那高个下人,正巧也碰到了那高个下人贼溜溜的目光,二人目光一对,那高个下人连忙低下了头。

  “哦~闹事是吗?”马孝全嗯道,“你是哪一派的,河南人还是福建人?”

  高个下人一愣,没敢说话。

  马孝全伸手搭在那高个男人的肩膀上,重力超能瞬间启动,高个下人就觉得自己的肩膀好像在承受着百斤重的盐袋一样,无比沉重。

  “噗通”一声,高个下人终于是不堪重负,跪倒在马孝全的面前。

  马孝全这才满意的松开手,道:“不管你是河南人或者福建人那边的,你们自己的事情,自己去解决,明白了吗?”

  “大......大人......小的......小的不明白您的意思?”

  马孝全呵呵一笑:“我呢,也只是想正常的收个银子,其他的事情呢,你们就自己来处理吧,回去给你们老大说,今天下午,我有个宴会,请他来参加,当然,不参加也行,不管你是河南人还是福建人,如果你们哪一派不来,我这宴会照常,当然,后果嘛......”

  高个男人匆忙的站起身,点点头道:“是,小的知道了,小的告退~”

  高个男人一走,他身后的几个小弟也都跟着撤了,马孝全目送那几个人离开,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  “嘎吱”一声门开了,华悦走了出来,刚才马孝全和那高个下人的对话她也听到了。

  “怎么?又来索取了吗?”华悦缓缓问道。

  马孝全点点头:“嗯,不过我也说了,今天下午我举办宴会,宴请他们~~”

  “那他们愿意来么?”华悦担心道。

  马孝全嘿嘿一笑:“肯定愿意来,而且不想来也要来,嘿嘿~~”

  华悦不解的看着马孝全,摇头道:“你到底在想什么鬼主意呢?”

  马孝全眼珠一转,道:“悦儿姐姐,麻烦你帮我写几封请柬,两大派不仅要请,其他的小派,也要请!”

  华悦点点头:“好,我现在就去~”

  ......

  漕帮,河南派。

  “老大,总管事托人给您送封请柬来了~”

  派首座上,一个清瘦男人嗯了一声,道:“拿上来~”

  请柬到手,清瘦男人打开看了一遍,笑着摇头道:“这新来的总管事不简单呐,要宴请我,有点意思......”

  清瘦男人座下站着几个手下,其中一个胖子道:“老大,这总管事莫不是想学着鸿门宴,暗中对咱们使绊子吧?”

  清瘦男人点点头,哈哈一笑:“我也想着是,嗯,张二,你多派点人手,守在总管事宴厅外,一旦听到摔杯的声音,就带人冲进去,明白了吗?”

  “是,老大~~”

  ......

  漕帮,福建派。

  “新来的马三总管事要宴请我?”

  “嗯,是的,头儿~请柬在我这儿呢,我怕有问题,所以就先看了~”

  “哼,你倒是小心翼翼,也罢,那我就去一趟好了~”

  “头儿,万一那总管事有埋伏怎么办?”

  “埋伏?嗯,你这么说,好像有点鸿门宴的意图,这样,你弄点人,整上家伙,在宴厅外候着,一旦听到有摔杯的声音,就冲进去~”

  “是~头儿”

  ......

  漕帮,其他小派的头目们聚在一起。

  “诶,这总管事来了这几个月了,才想起来宴请咱们啊?”

  “是呀是呀,你说总管事会不会在打咱的主意,不让咱继续干了呢?”

  “这个不好说呀,你看河南和福建两大派干出来的那些勾当,说实话,在这么下去,咱们都没饭吃了~”

  “是呀是呀~”

  “嘘,小声点儿,小心隔墙有耳~”

  ......

  “那咱们去不去啊?这请帖都发来了~”

  “哎呀,说实话,我也不咋识字,不过能看个大概,嗯,那就去吧~反正咱们也是光脚不怕穿鞋的,对吧~”

  “嗯,行,你去我也去~”

  “那好,那我们几个也去~”

  ......

  中午,马孝全正在书房处理公务,一个小个子男人没有敲门,直接推开门钻了进去。

  马孝全似乎察觉到了小个男人的到来,他没有抬头,继续忙着自己的活。

  “怎么样了?”马孝全一边写着字,一边低头问。

  小个男人恭敬的道:“大人,几个派系的头目,都已经同意了您的宴请~”

  “哦?”马孝全眉毛一挑,放下笔,抬起头来,“是吗?很好~你做的不错,去领赏吧~”

  “谢大人~”小个男人鞠躬,“大人,还有一事~”

  “嗯,说吧~”

  “听说河南福建两派人,似乎都会暗中埋伏在大人您的宴厅外~”

  “哦,行,我知道了~你退下吧~”

  “是~~”

  ......

  小个男人刚走,华悦从屏风后走了出来。

  “竟然打算在宴厅外埋伏?难道他们想以下犯上吗?”

  马孝全摇头:“这倒不会,他们也不傻,杀害朝廷命官可是死罪~”

  “饶是如此,之前那几任不是被逼走,就是走了以后半途被杀......”

  马孝全嘿嘿一笑:“我什么时候说自己要走了,这盐运的派系之争如果不平息,盐运的生意就没办法进行,我的霸商之路就没办法开启......”

  “霸商之路?”

  马孝全点点头:“铜矿和盐运也只是前提,后期,这天下的收入,我要半数揽入~”

  “这......这可能么?”

  马孝全嘿嘿一笑:“当然可能了,不过钱财永远也弄不完,我也是有限度的,毕竟这天下......接下来会乱一段时间......”

  华悦惊讶道:“你的意思是,大明王朝会......”

  马孝全伸手做了个悄声状,华悦会意,点头没再说。

  “放心吧,差不多的时候,我会告诉你,好给你们花家也有个喘息的时间~不过......这天下当初乱成那样了,你们花家都能屹立不倒,想必也有自己的一套避世法则吧?”

  华悦点点头。

  “那也不错~”马孝全站起身,走到窗前,喃喃道,“哎,好想回去啊~”

  ......

  下午,马孝全准时在宴厅中等候,一切已经就绪,就等着各个派系的头目到来。

  一炷香过后,几个小派系的头目来了,马孝全和他们客套着,让他们坐自己的近前。

  这几个头目皆是一愣,本来想着坐边座就可以了,谁料总管事大人让坐近前,这......这怎么敢?

  马孝全见几人迟迟不选,笑着道:“各位可是觉得自己不敢坐本官的近前?”

  几人相互望着彼此,点了点头。

  “无妨,那各位看着坐好了~”

  几人低头一合计,不约而同坐在了离马孝全最远的边座上。

  马孝全摇了摇头,这几个地方小派系,已经在他的心里被排除在外了。

  就在这时,福建派的头目来了,进来的同时,还带着好几个人。

  见到马孝全,福建派的头目冲他微微一拱手,客气道:“大人,我来了,坐哪儿?”

  马孝全笑着道:“阁下身上这一个大大的‘闽’字,让本官一目了然,福建的兄弟们坐本官近前好了,嗯,至于左右,你们看着办吧?”

  “嗯,好~”福建派头目嗯了一声,径直走到马孝全主座的右手边,静静的坐了下来。

  马孝全心中暗暗点头,这福建派能够成为这漕帮大派系,内部的管理很严谨啊,嗯,一看就是和卢战套着关系的,不得不说,卢战这狗日的拉拢的人有那么点素质。

  ......

  正在沉思间,门外远远的就传来了一个粗狂的男声:“我河南派来了,坐哪儿?”

  福建派头目一听到这喊声,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。

  马孝全呵呵一笑,站在正中央等待着对方的到来。

  一个胖胖的男人跨进宴厅,走到马孝全面前,目光轻佻的打量了一番,大大咧咧道:“总管事大人是吧?我们来了,坐哪儿?”

  马孝全向后做了个请的手势,道:“阁下十分豪爽,一看就是河南派的大哥,嗯,本官的近前座,已经给你们留好了~”

  “这还差不多~嗯,不对?”河南派的老大见到福建派老大坐在右边,不高兴道,“总管事,我要坐右边,你觉得如何啊?”

  福建派的头目一动不动的坐着,没有抬头,也没有发表任何意见。